首页 > 行业新闻 > 新一轮全国降低社保费率提速 专家建议可降8%左右
行业新闻
新一轮全国降低社保费率提速 专家建议可降8%左右

    在中央降低企业成本、稳经济促发展的政策方向下,人社部、财政部等部门正在加快本轮降低社保费率实施方案。

    1月13日,据央视新闻报道,人社部部长张纪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加快会同有关部门研究企业降低社保费率的实施方案;据央视1月11日报道,财政部部长刘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正在积极研究制定市场关注度高的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进一步减轻企业社会保险缴费负担。

    2015年以来,国务院先后五次降低或阶段性降低社保费率,但是不少企业的降费感受并不明显。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一方面,2015年以来数次社保降费后,初步估算累计为企业降低成本约4000亿元,平均每年1000亿元,分布到各个省,幅度并不明显。另一方面,虽然降低了失业、工伤等险种的费率,但占“大头”的养老保险费率依然居高不下。

    为进一步理顺政策,有效降低企业用工成本,在2018年9月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表示,在社保征收机构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现有征收政策不变,同时抓紧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以激发市场活力,引导社会预期向好。

    然而,此轮社保降费,从哪里降、降多少、降了以后怎办,如何才能让企业有明显的“获得感”,成为当下市场关注的痛点。

    养老险费率或是本轮降费重点

    一般意义上的社保共包含五类险种,分别是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经过多次调整,目前失业保险总费率已从3%降至1%,工伤保险平均费率已从1%降至0.75%,生育保险平均费率则从1%降至0.5%。

    不过,与养老保险相比,上述三类均是“小险种”。目前,我国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总费率最高达到28%,是全球费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根据规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保费由单位和职工共同负担。其中,雇主的缴费费率是20%左右,雇员为8%。各地根据自身情况差异各有不同。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养老金结余比较多的广东和浙江主动降费,目前两地养老金的企业费率均为14%,全国最低。2016年4月召开的国常会议决定,企业缴费比例为20%,且2015年底基金累计结余可支付月数超过9个月的省份,可以阶段性降低至19%。此后,20余个省份出台了阶段性降费政策。

    多位社保专家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当前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费率较高,企业缴费压力较大,或是此轮社保降费的主要内容。“其他险种的费率该降的,几乎都降得差不多了,且它们的费率比较低,降费空间不大,效果也不明显。”郑秉文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如此,养老险费率成为进一步降社保费率的重点目标。

    降低8%左右或符合实际

    去年9月国常会议提出的要求是,“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那么,此轮社保降费到底可以降低多少?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社保降费涉及诸多变量。第一,要考虑降费后,是要保持社保费收入总水平不变,还是略有下降。第二,要评估社保征管体制改革后,在费率不变的情况下,征收数额的变化。如果不希望多征收(即企业负担的增加),就可以相应测算社保费率下降的水平。“各地费率下调的幅度,或跟此前社保的实际征收率有关。”张斌说道。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我国养老保险总费率“名义上”高达28%。但是在实际征收中,不少企业存在瞒报、漏报参保人数,人为压低缴费基数的行为,导致部分企业实际的社保负担相对来说并不大。但随着去年社保征管体制改革,把28%的总费率“坐实”之后,部分企业的社保负担可能就会大幅上升。

    据郑秉文测算,目前全国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实际缴费费率只有15.8%,远不到28%的“名义”总费率。“保守估算,养老保险的社保费率可以从当前的最高28%,降低到19%,降低9个百分点,其中企业降低到13%,个人从8%降低到6%。”郑秉文认为,在实际操作中,可以分“两步走”。例如,2019年先降低2-4个百分点的企业费率,企业缴费从20%降低到18%-16%,为第二步降费探路。

    根据2018年8月发布的《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8》,降费能提高社保合规企业的比例。白皮书显示,27.34%的受访企业选择了“比目前降低8-10个百分点会更加合理且能做到合规”,22.34%的企业选择了“比目前降低4-5个百分点会更加合理且能做到合规”。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董登新建议,养老保险企业缴费费率最多可降至12%,累计降低8个百分点,即总缴费率从28%降至20%。理由主要有三点:第一,与灵活就业人员基本养老保险的总缴费率20%相统一,体现制度公平,也符合国际惯例;第二,2009年12月国务院发布《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关系转移接续暂行办法》,规定参保人员跨省就业,除转移个人账户储存额外,还转移12%的单位缴费。第三,目前全国各省养老保险雇主费率不统一,浙江和广东的雇主费率最低仅为14%,可以给它们留下两个百分点的降幅,惠及两省。

    不过,董登新也认为,考虑到要做好养老保险收支平衡的平稳过渡,累计降低8个百分点,恐不能一步到位,可以分区域分批次实施。

    多层次养老险有利于降费率

    张斌认为,从长期来看,社保费总收入不宜下降。同时考虑国资划转社保基金等方式来筹集资金,补充解决养老的资金需求。“如果国资划转社保的金额比较大,那么从企业和个人收取的养老保险就可以相对小一些。”

    近日,财政部控股的两家保险央企—太平集团和中国人保(5.420, 0.02, 0.37%)都宣布将10%的国有股权划转给社保基金理事会。

    2018年10月15日,国务院国资委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曾对外表示:按照有关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的要求,目前首批3户中央企业试点已划转了国有资本200多亿元,国资委正着手研究第二批划转企业名单,将更多符合条件的中央企业列入划转范围,加大划转力度,尽快推动划转工作。

    郑秉文认为,国资划转给社保,是充实储备基金,而建立全国社保基金(即储备基金)的意义是用于人口老龄化高峰时的补充和调解,跟目前的降费没有直接关系,但却有利于未来社保降费。他认为,解决养老金收支平衡的问题,需要综合性的改革。比如:提高退休年龄、加大政府补贴、建立储备基金、建立多层次养老保险支柱等。

    “第一支柱和第二支柱的分工,实际上是把国家和企业的责任进行分割,这样更容易实现第一支柱和第二支柱各自的平衡,形成一个相对独立平衡的生态。”董登新说道。

    在第三支柱方面,去年4月,财政部等多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的通知》,提出自2018年5月1日起,在上海市、福建省(含厦门市)和苏州工业园区实施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试点期限暂定一年。据据《经济参考报》报道,今年5月相关试点转常规有望如期启动。

 


工程展示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